【嶺南創業故事系列】李貝祺:誰說做微商不是創業

2015-05-27 10:32

 編著按:

創業,一個令人興奮的話題。每個人都希望主宰自己的命運,從這個意義上說,創業是最好的生存之道,創業不但可以讓我們擺脫受剝削的被動局面,更可以最大限度地實現自我價值。 

而創業的人何其多,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獨特故事。

在嶺南也有這樣一批敢為人先的隊伍,他們走在創業的前鋒,在這個“全民創新、萬眾創業”的時代,他們注定闖出屬于自己的一篇天地。


嶺南新聞中心訊(學生記者 楊淑羽)格子鋪的成功讓李貝祺體會到了大學多彩的另一面,在教室、宿舍和食堂三點一線的生活之外,原來還可以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和事業聯系在一起。新型的微商成了她開啟創業之旅的著手點,從此,李貝祺開始了常常去天河城“逛街”、和形形色色的人談生意的大學生活。在越來越浮躁的微商產業中,她要自己一直秉承著:在創業的過程,把收獲分享給其他人。

微商開辟了李貝祺學習之外的另一片天地

微商開辟了李貝祺學習之外的另一片天地

格子鋪喚醒的“經商天賦”

經濟管理學院大二女生李貝祺來自潮汕,她和多數女生有著共同的興趣,喜歡打扮,喜愛美食。除了上課學習,李貝祺其實是個很活躍的同學。

大一下學期,李貝祺無意間走進后街的格子鋪,看到同學們將自己制作的裝飾品和從外面批發來的零食擺在一只格子里售賣,感嘆原來在校還可以做這樣的“小生意”,“我就想我把喜歡的零食也放過來擺賣,或許也能賺到錢呢!”

這一偶遇喚起了身為潮汕人的經商天分,她馬上行動起來,由于經常從網上采買零食,因此知道哪家的肉脯、餅干可口美味。等貨一到,就立即上架。“那段時間,天天去格子鋪整理被弄亂的商品,雖然只有一個小小格子的空間,但傾注了我很多心思和精力。”

初次嘗試,就讓李貝祺嘗到了甜頭。在做格子鋪生意的兩個月里,她賣的零食新穎而好吃,凈賺300多元,連續兩次成為該店月銷售榜的第二名。“雖然賺得不多,但發現興趣和創業可以完美得結合起來,給了我一種新的啟發。”

每周去商場跑專柜的代理商

做品牌代購是一個成本低、時間靈活的工作,不僅可以積累資金,還能有效鍛煉一名創業者交際、協調、調研等各方面能力。而選擇Zara這一品牌,李貝祺說是因為它深受時尚青年、大學生們的喜愛。

萬事開頭難,李貝祺找到幾個同樣代理Zara直銷的親友,自薦做他們線下的代理商,但皆以碰壁告終。沒辦法,她只有自己開辟貨源。

對于多數代理而言,只要隨手發發朋友圈,自然就會有客人找上門。不過李貝祺逐漸發現,網上的照片因為特殊處理,呈現出一種不甚真實的效果,待客戶受到商品反而失望。為了讓客戶滿意,她每隔一周就要跑市內各大商場的專柜,以求拿到最新款式的實物圖。不僅如此,她還做好售后服務這一關,承諾七天內無條件包退換。

有時李貝祺自己上陣當品牌的模特

有時李貝祺自己上陣當品牌的模特

如何打贏朋友圈的“戰爭”

“當然也會有遇到瓶頸期,但是也要盡力去創新打破障礙。”做一個稱職的代理不單單是體力上的消耗,也要常常運轉頭腦想問題。

代購一般都是從微信朋友圈做起的,但當前每個人的朋友圈都已被各方“勢力”瓜分殆盡,很多人鄭重聲明,凡做廣告的朋友直接“拉黑”。

那么如何改變宣傳手段成了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李貝祺一方面搞打折活動吸引顧客,同時她也在擴大自己的交際圈,從校內走向校外,將客戶群體定位為學生和家庭主婦,使得更多的人有機會接觸自己的品牌。

李貝祺說,如今認識了越來越多的朋友,擴展的交際面和人脈在未來會有很大的幫助,“賺錢不是最重要的,過程也很重要。在和社會上各色各樣的人接觸后,會逐漸學到一些商場之道,這是課堂里學不到的知識。”

她用賺來的錢為小學生買文具

如今,不少品牌代理商為了吸引二級代理,或者銷售價格虛高的商品,往往謊報銷量和收入。但李貝祺說那樣并沒意義,她并不隱晦自己的實際收入,“最初生意好的情況下,每個月大約有1500元的盈利,但衣服、皮包不算快速消費品,都有一定的使用期限,所以這兩個月的盈利降到了800元。”

不過她坦言,做生意其實不是以賺錢為主要目的。“這是我喜歡的事情,而且它能磨礪人,在大學不光要學習書本上的理論,更應該真真切切地融入社會中。”

閑暇時間,她會用賺到的錢請身邊朋友吃東西。上學期,當她看到網上報道云南某地一小學教學條件惡劣后,馬上挑選了500元左右的文具、畫板郵寄過去。“能幫到別人本來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在創業的過程,把收獲同時分享給其他人,何樂而不為。”

已有少許穩定的收入后,李貝祺對職業規劃并沒有太多擔憂,她說在現在的基礎上,會選擇走微商這條道路。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微信關注

微博

Android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