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創業故事系列:“草和木”:現實,留給25歲之后

2015-04-28 17:09

DSC_0016

江子楊(右)、王志彭(中)、洪燦斌(左)組成的“草和木”  攝影/記者 魏伯航

嶺南新聞中心訊(記者 魏伯航 學生記者 莊宗濱)王志彭有著一張棕紅色的臉和一副健碩的體格,性情憨厚的他不怎么愛說話——他負責宣傳和人事;洪燦斌的數學并不出色,幾百元的賬目經常會搞得混亂——他掌管財政大權;江子楊是三人當中最瘦最骨感的——他是“草和木”的老大。

3月31日,江子楊代表“草和木”團隊參加了校團委召開的創業達人交流會,和與會的另外20多名在校創業學子一樣,他鏗鏘有力地提出了自己的希望:“我們想要一塊能夠辦公的場地,兩三平米的地方也行!”

在座的創業團隊有的來自創業孵化園,早已實現擁有自主辦公的場地;有的創業者做微商、網店代理,并不在乎是否需要“地盤”。因此,江子楊的話在現場沒有引發更多的共鳴,老師記錄在案后,便讓下一位同學發言了。

為一塊兩三平米的場地,江子楊先后拜訪了兩位老師。但對于全校近百個創業團隊或創業個體戶來說,覓得一塊“立錐之地”絕非易事。有“精通門道”的朋友支招,讓他們去問問宿管老師,或許有空的宿舍可以利用,不出所料,他們得到了“不合校規”的回答。

如今,江子楊和他的“草和木”團隊寄望于正在舉辦的全校創業大賽,他的創業項目驚險入圍后,即將進入為期一周的封閉培訓,自認為經歷過足夠多挫折的江子楊,和他的兩個搭檔,繼續為拼得一塊場地而奮斗著。不過他們的夢,不止如此。

“草和木”——“CNM”

“草和木”團隊的組建,就和它的名字一樣偶然。

江子楊的創業夢是從上學期末開始做起的。作為剛入學的大一新生,他身邊同學的興趣主要集中在社團活動和組隊打LOL,江子楊同樣不例外。到了考試周時,有個朋友介紹來一個項目:“推廣一個APP軟件,對方注冊成功并購買一個1分錢的東西,你就可以拿到4元錢獎金。干不干?”

當天,江子楊便發動宿舍的同學加入,有的人躊躇一番后退出了,最終,來自茂名的王志彭和來自汕頭的洪燦斌和他組成了“三人幫”。團隊組成,還缺一個響亮的名號,他們自覺做文案不是強項,江子楊遂委托一個外地的老同學幫忙,幾秒鐘后,“草和木”出現在了QQ對話框里。

在他們的宣傳單上面,“草和木”的英文簡稱是“CNM”。“草和木象征了一種根深蒂固,我們希望它能夠長久發展下去。”江子楊說。而對于“CNM”,他狡黠地笑道:“CNM一般諧音草泥馬,比較搞笑,容易叫人記住。”

被一夜清理的小廣告

“草和木”接受的第一份工作是推廣一個團購APP。激情在事業開始階段最為高漲,三個男生將潛在客戶鎖定為熟悉的同學。他們從自己宿舍開始,接著是隔壁宿舍,繼而是整層樓,最后是8樓同專業的人。一個星期后,班上40多個同學的手機都下載了這款APP,每人為“草和木”貢獻了4元錢的支持。而他們總共營銷的人數達到了100例。

不過,寒假不期而至。

寒假讓“草和木”遭遇了第一個寒流,也讓江子楊意識到,他們的事業不可避免要在兩大長假中斷,他們依然脫不開學生群體的束縛。

放假歸來,洋溢在宿舍內的氣氛讓人懶散、懈怠。雖然他們又接了另外一個APP的推廣,并且價格翻了一倍——每推廣成功一例有8元的報酬,但“惰性難克”。“意志很難堅定,如果這天晚上一個人說不做了,那么大家都說不做了不做了,然后面對電腦,一晃就到睡覺時間。”

為了堅強信念,也為了推銷宣傳,他們某天晚上去隧道貼小廣告。由于知道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們熬到晚上9點才出發。隧道昏暗的燈光中,三人通力合作,刷膠水、張貼、拍實……害怕被人撞見,他們貼完8張,就帶著剩下的992張匆匆跑回宿舍了。

誰知第二天是學校的愛國衛生運動日,全校一起“洗邋遢”,整個隧道內的“牛皮癬”一夜之間被清理干凈,地下通道煥然一新。“后來我們覺得貼廣告、發傳單太不環保和衛生,便決定以后再也不這么做了。”江子楊說,剩下的千余張傳單不知如何處理,索性一股腦都塞在了床底下。

DSC_0005

江子楊參加創業大賽的產品——印有麋鹿圖案的黑色T恤 攝影/記者魏伯航

“兼職可以無限期做下去,但總有一天要面對創業”

如今的江子楊身兼多職:和他談電商,他會掏出手機向你推薦各種APP軟件;和他談旅游,他對廣州周邊游如數家珍,能給你一個相對優惠的報價;和他談攝影,他會說自己是大學城一家學生創辦的影視公司的攝影師,推薦你拍寫真或婚紗。

雖說“草和木”代理了多家公司的業務,但江子楊和他的搭檔一直對這樣的信念非常明確:兼職不是創業。

“兼職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算了。兼職能為創業積累資金和經驗,但總歸是替人工作,要根據老板的意圖和想法做事。創業是有風險的,必須要謹慎,要一步步規劃好。”

3月份的創業大賽,終于讓“草和木”從奔波的節奏放慢腳步,靜心深思:我們該以怎么樣的方式創業呢?江子楊說,兼職可以無限期做下去,但總有一天要面臨創業的問題,創業大賽正是逼他們邁出了這一步。

此前,他有過制作個性化服裝的想法,現在他帶領“草和木”行動起來。通過美院的朋友得到繪制圖案后,3月中旬的一個晴天,他們輾轉來到番禺某條城中村,走訪逼仄街巷內的制衣廠。幾圈之后,他們花960元拿到了30件成衣,出自機電專業的他們也粗略學到了了幾個服裝行業的術語。

“68元包郵”,胸口印著白色麋鹿圖案的衣服總共賣出了5件,剩下的被放進了“草和木”的倉庫——一只鐵皮柜里。“因為這個產品選入了創業大賽,我們也不打算賣了。”江子楊說。

年輕碰撞25歲之后的現實

擁有高壯身軀的王志彭想當兵,在遇到江子楊之前,他想參軍入伍,在部隊鍛煉幾年出來做一名機電工人。現在當兵依然是他不渝的志向,但復原后他可能選擇繼續“草和木”的創業。

來自汕頭的洪燦斌家里是開廠的,家境優渥,父母寄望其能接管家族企業。“草和木”幾百元的財務被他管得“一片混亂”(江子楊語),之所以由他管錢,江子楊笑稱虧了他能自己補回來。

心血來潮填報了機電專業的江子楊,他同樣有一條父母安排的路。“我爸同意我搞到25歲,如果到時創業仍然不見起色,那就聽他安排吧,畢竟那時各方面受到的壓力會很大。”

留有后路的“草和木”三人組,并不是沒有破釜沉舟的決絕,他們只是更加理性。按照他們的規劃,從制作服裝開始,到打造幾名“網紅”美女代言品牌,然后搭造一個買家網站,最終成為具有“互聯網思維”的運營平臺。

“順利的話將在三五年實現,我們會積極找合伙人、投資人。”高考前長過的白發,現在又開始在江子楊頭頂冒出來了。《中國合伙人》中的三個年輕人,他們的自信和傲氣不只顯露在紐約時代廣場,也表現在一間間麥當勞里。面前的江子楊和他的搭檔們,周身也盤繞著同樣的氣場。

打開“草和木”微信公眾平臺,按動菜單中的“憧憬未來”字符,馬上彈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微信關注

微博

Android客戶端